騎兵軍,[蘇] 伊薩克·巴別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0-11 17:46  閱讀 55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騎兵軍,[蘇] 伊薩克·巴別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上面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我的第一只鵝

六師師長薩維茨基一見我連忙站了起來,他偉岸的身軀煥發的雄性美令我吃了一驚。他一站起來,他那紫紅色的馬褲,歪戴著的深紅色的帽子,連同胸前滿綴的勛章,他這一站如一座山,把小小的農舍分為兩半,猶如把天空一分兩半的軍旗一般。他身上散發著香水和甜得膩人的冰涼的肥皂味兒。他的兩條大長腿,像是被全身塞到閃閃發光的長筒靴里的大姑娘一般。

他朝我一笑,用馬鞭抽了一下桌子,抓起參謀長剛剛筆錄的那道命令。這是一道要伊萬·切斯諾科夫帶領其所率領的團部向丘古諾夫-多勃雷沃德卡開進的命令,命令要求一旦與敵接火,立即將其消滅……

“……我把此項殲敵任務,”師長親自動手書寫命令,把一張紙都寫滿了,“交由切斯諾科夫全權負責。您如違令,我會當場斃了你的,切斯諾科夫同志,你跟我在前線打仗不止一個月了,對此應當無須懷疑……”

六師師長用花體字,在命令下方簽了名,丟給傳令兵,向我轉過身來,一雙灰眼睛里,跳動著歡樂。

我把一份臨時派遣我到師部工作的介紹信遞給他。

“執行命令!”師長說,“立即執行,除了前沿,把你安排到哪兒合適,你識字吧?”

“識字,”我回答道,同時又為這位年輕師長剛毅果決、英俊帥氣的做派欣羨不已,“彼得堡大學法學副博士……”

“原來是個娘炮,”他笑著說,“鼻子上還架著眼鏡兒。簡直是害群之馬!……問也不問就把您給打發來,在這兒戴眼鏡的可是要被砍腦殼的。跟我們這兒住一陣子?住嗎?”

“住。”我說著,便尾隨設營員到村里找住處去了。

設營員肩扛我的小箱子。鄉村的土路是環狀的,黃澄澄的像顆南瓜,奄奄一息的落日正把最后一抹紅彤彤的晚霞投上天空。

我們走到一幢畫著花花綠綠花圈的農舍前,設營員忽然停下腳步,帶著歉意的微笑說道:

“我們這兒戴眼鏡的受擠對,怎么說也沒用。甭管功勛多高的人,在這都得氣得掉魂兒。可您要是糟蹋了一個娘們兒,最純潔的娘們兒,當兵的便會對你客客氣氣了……”

扛著我的箱子的設營員猶豫了一下,把身子向我靠過來,眼看要貼上的時候,又絕望地跳開了,跑進了第一個院子。哥薩克們正坐在院里的干草堆上相互剃頭。

“喏,士兵們,”設營員把箱子放在地上大聲說,“根據薩維茨基同志的命令,勒令你們接納此人和你們一塊兒住,不得動粗,因為他是個做學問的文人……”

設營員臉紅脖子粗地一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我抬手給哥薩克們敬了個軍禮。一個亞麻色頭發下垂著、長有一副漂亮的梁贊人面孔的年輕小伙子,走上前來,掄起我的箱子,便把它扔出院門。接著,他撅起屁股,對準我,極其熟練地釋放出一連串恬不知恥的氣流。

“零零號大炮發威了,”一個年齡稍長的哥薩克,笑著沖他喝彩道,“讓逃兵滾蛋!”

小伙子表演完了自己并不復雜的技能后,就走開了。我連忙爬到地上,把從箱子里甩出來的手稿和帶窟窿眼兒的破衣服一一塞回箱子。我把東西歸置好后,拎著箱子走到院子的另一頭。農舍前的行軍灶上,坐著一口鍋,鍋里燉著豬肉,霧氣蒸騰,像遠方家鄉村里的農家冒起的炊煙,這場景,令我饑腸轆轆聯想到無法描述的孤獨。我往摔壞的箱子上放了些干草,把箱子當枕頭,躺在地上,準備把發表在《真理報》上、列寧在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上的講話讀一遍。太陽穿過鋸齒狀的小山岡落在我身上,哥薩克們在我身邊走來走去,那個小伙子一個勁兒地拿我尋開心,我喜歡的語句,在一條崎嶇的小路上艱難地跋涉,怎么也走不到我心里。于是我不得不丟下報紙,走向正在門口臺階上搓線的女主人。

“大娘,”我說,“我快餓癟了……”

老太婆抬起她那已經半瞎、瞳仁散光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又垂下視線。

“同志,”她沉默了片刻,又說,“一說吃的,我就想上吊。”

“媽了個巴子的,”我沮喪地嘀咕了一句,同時當胸給了老太婆一拳,“你敢跟我說這種話……”

說罷一轉身,我看見不遠處扔著一把什么人的馬刀。一只體態勻稱的鵝,正在院里散步,悠閑地梳理著身上的羽毛。我一步趕上去,把鵝摁倒在地上,鵝頭被我的靴子踩碎了,鮮血直流。雪白的鵝頸浸在糞液里,死鵝的翅膀仍在撲扇撲扇。

“媽了個巴子的!”我用馬刀撥弄著那只死鵝說,“給我把它給燉了,老太婆。”

老太婆半瞎的眼球和眼睛一樣閃著光,拿起那只死鵝,兜在圍裙里,走進廚房。

“同志啊,”她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真想上吊算了。”說著,關上了廚房門。

而院里那幫哥薩克們,此刻都圍著那口肉鍋,他們腰桿筆直、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像正在履行什么儀式的祭司一般,對那只鵝一眼也不瞧。

“這小伙子倒是蠻對咱們的脾氣,”其中一位哥薩克一邊舀了勺湯嘗了嘗,一邊眨了下眼睛,說道。

哥薩克們像相互尊重的農夫們一樣,開始了他們節制而又優雅的晚餐。我在沙土上把馬刀蹭了蹭,走出院門,又返回院內,心里很郁悶。月亮如一枚廉價耳環一般懸吊在院子上空。

“喂,兄弟,”哥薩克中年長的那位叫蘇羅夫科夫的,忽然對我說道,“跟我們坐下一起吃吧,你的鵝還得燉一會兒……”

說著,他從靴筒里掏出一把備用的匙子,遞給我。我們大口喝著湯,把豬肉吃了個精光。

“報上都寫些什么?”那個亞麻色頭發的小伙子,一邊給我騰地方,一邊問道。

“列寧又在報上說話了,”我拽出《真理報》說,“列寧說貧窮和匱乏正到處……”

于是,我大聲地,像個自鳴得意的聾子似的,給哥薩克們朗讀了列寧的講話。

夜晚用它那黃昏時床單一般的、生機勃勃的水汽把我包裹住了,還用它那母親般的手掌,撫摸著我灼熱的額頭。

我興奮地朗讀著列寧坦誠直率的講話,同時對其中的言外之意和隱秘內涵充滿警覺。

“每個人都摸得到真理,”蘇羅夫科夫在我朗讀完后評論道,“列寧一下子就擊中要害,像母雞啄米一樣一下子就從一段亂七八糟的道理中揪出了真理。”

這是蘇羅夫科夫——師部直屬騎兵連的一個排長——對于列寧的一句評語,說完我們便都進草房睡覺去了。草房里一共睡了我們六個人,我們相互摟抱著取暖,腳下更是交叉錯亂,房頂露著窟窿,透著星光。

我做了好幾個夢,夢里有女人,除此之外只有我那顆被殺戮染紅了的心,在低低呻吟,在汩汩流血。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