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探案集,柯南?道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2-24 16:59  閱讀 95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福爾摩斯探案集,柯南?道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福爾摩斯探案集,柯南?道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福爾摩斯探案集,柯南?道爾,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干得好!干得好!我想我們并沒有惡意,梅拉斯先生,不過有件事沒您幫忙我們辦不成。如果您肯合作,我們不會讓您吃虧,可如果您想?;ㄕ?,那您可得留神!’

“他說話有些結巴,樣子急吼吼的,有點神經質,時不時還咯咯干笑幾聲。不知怎的,他比另外那個人更加令我感到害怕。

“‘您想要我做什么?’我問。

“‘只是請您幫忙向我們的一個希臘客人問幾個問題,再把他的答復告訴我們。不過,讓您說什么您就說什么,否則——’又是一陣神經質的干笑,‘您還不如別生出來呢?!?/p>

“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門,把我帶進一個房間。房間里的陳設看上去十分奢華,但仍然只點了一盞半明半暗的燈。房間很大,踩在又厚又軟的地毯上,那種陷進去一般的感覺,讓我感受到這里的豪華程度。我看到幾把絲絨面椅子,一座高高的白色大理石壁爐,旁邊豎立的像是一副日本武士鎧甲。在吊燈正下方,放著一張椅子,那個年長的示意我坐到那張椅子上。那個年輕的剛才離開了房間,這會兒突然領著一個身穿寬松睡袍的男人從另一扇門進來,此人緩慢地朝我們走來。等他走到昏暗的燈光底下,我看得更清楚時,他的樣子讓我恐懼萬分。只見他臉色慘白,異常憔悴,那雙凸出的、明亮的眼睛,表明他身體已經異常虛弱,全憑著意志力在支撐了。而比身體的虛弱更令我震驚的,是他臉上奇形怪狀地貼滿了膠布,有一大塊還把他的嘴給封住了。

“‘寫字板拿來了嗎,哈羅德?’當陌生人頹然倒在一張椅子里時,那個年長的人大聲問道?!o他松綁了嗎?那好,把鉛筆給他。您來提問,梅拉斯先生,讓他把回答寫在板上。您先問他,是否準備在文件上簽字?’

“那個人的眼睛里閃著怒火。

“‘絕不!’他在板上用希臘文寫道。

“‘沒有商量余地?’我照著那個暴君的吩咐問。

“‘除非我親眼看見她結婚,而且由我認識的希臘神甫證婚?!?/p>

“那個人惡狠狠地干笑了一聲。

“‘那你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

“‘我什么都不在乎?!?/p>

“上面那些問答,是用這種一個人說一個人寫的奇怪對話方式進行的。我屢次問他是否打算讓步簽署那份文件,每次得到的都是怒不可遏的斷然拒絕。但很快,我冒出一個很妙的想法。我試著在提問時加上自己的短句——先用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來試探那兩個人是否察覺,發現他們毫無反應,我壯起膽子把問答引入正題了。我們之間的對話是這樣的:

“‘這么固執對你沒好處。你是誰?’

“‘我不在乎。我是外國人,剛來倫敦?!?/p>

“‘你的命運全靠你自己決定。來倫敦多久了?’

“‘隨你們的便。三個星期?!?/p>

“‘那些財產不可能歸你。你怎么啦?’

“‘那幫壞蛋也休想得到。他們不給我吃的?!?/p>

“‘簽了字就可以放了你。這是什么房子?’

“‘我絕不簽字。我不清楚?!?/p>

“‘你這樣做會害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讓她自己跟我說??巳R蒂迪斯?!?/p>

“‘只要簽了字你就可以見到她。你從哪里來?’

“‘那我寧愿永遠不見她。雅典?!?/p>

“只要再給我五分鐘,福爾摩斯先生,我就能在他們眼皮底下打探出事情的原委了。再提一個問題就可以把這件事弄清楚。但就在這個當口,房門打開了,一個女人走進房間。我沒能看清她的臉,只覺得她個子很高,舉止優雅,一頭黑發,身穿寬松的白色長袍。

“‘哈羅德,’她的英語聽上去不很地道,‘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這兒實在太寂寞了,只有——噢,天哪,這不是保羅嗎!’

“她最后那句話是用希臘語說的,就在同一瞬間,那個男人拼命撕下嘴上的膠布,一邊大聲喊著‘索菲!索菲!’一邊張開雙臂向女子沖去??墒菦]等兩人抱在一起,那個年輕人就拉住那個女子并把她推出門外,與此同時,那個年長的輕易地制服了虛弱不堪的受害者,拖著他從另一扇門出去了。一時間,房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我猛地站起身來,腦子里冒出一個模糊的念頭,心想或許可以想辦法找到一些線索,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不過,幸好我還沒有采取行動,因為我一抬頭,看到那個老家伙站在門口,兩眼正緊盯著我呢。

“‘行,梅拉斯先生,’他說?!鷳摽吹贸鰜?,我們沒把您當外人,讓您參與了這么私密的事情。本來可以不麻煩您的,我們有一個說希臘語的朋友,起初那些談判是他做翻譯的,但是他有急事回東方去了。我們不得不找個人來接替他,而我們有幸聽說了您是翻譯高手?!?/p>

“我欠了欠身。

“‘這里有五個沙弗林,’他朝我走來,說道,‘我想,這些錢足以作為酬金了。但請記住,’他輕輕拍著我的胸脯,干笑著加了一句,‘您要是把這件事講出去——記住,無論講給誰聽——那么,愿上帝憐憫您的靈魂!’

“我無法向你們形容,這個其貌不揚的家伙讓我感覺有多么厭惡和恐懼。當燈光照在他身上時,我總算可以看清楚他了。他容貌憔悴、面色枯黃,一撮小胡子稀稀拉拉的。他說話時臉往前探著,嘴唇和眼睛不停顫動,活像一個圣維特斯舞蹈病患者。我不禁想,他那奇怪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干笑,會不會也是某種神經疾病的癥狀呢。而他臉上最嚇人的是那雙眼睛,青灰色眼瞳深處射出的冷酷、邪惡、兇殘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您一說出去,我們就會知道,’他說?!覀冇凶约旱南碓?。馬車已經在外面等著,我的朋友會送您回去?!?/p>

“我急忙穿過前廳走上馬車,再次匆匆瞥了一眼那些樹木和花園。拉蒂默先生默不作聲地緊跟在我身后上車,坐到我對面。我們一路無言,拉起車窗,重新走上那段漫長的路程,一直到午夜剛過時分,馬車才停下。

“‘您在這里下車,梅拉斯先生,’我的同車人說?!鼙赴涯釉陔x家這么遠的地方,但我只能這么做。如果您想要跟蹤這輛馬車,結果只會傷害您自己?!?/p>

“說完他打開車門,我剛跳下馬車,車夫就揚鞭策馬,馬車疾馳而去。我驚愕地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身處荒野,四下里都是一簇簇黑黝黝的灌木叢。遠處有一排房子,樓上窗戶中零星地透出燈光。在另一邊,我看到了鐵路上的紅色信號燈。

“那輛載我過來的馬車早已不見蹤影。我站在那里四下張望,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兒。這時我看見有個人在黑暗中朝我走來。等到走近,我才看清來人是個鐵路搬運工。

“‘您能告訴我這是什么地方嗎?’我問。

“‘旺茲沃思[50]公地[51],’他說。

“‘這兒能坐火車進城嗎?’

“‘您走約莫一英里路到克拉彭樞紐站,’他說,‘正好可以趕上去維多利亞的末班車?!?/p>

“我的傳奇歷險的結局就是這樣,福爾摩斯先生。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也不知道跟誰在打交道,除了那些我告訴您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一件暴行正在發生,如果可能,我想幫助那個不幸的人。第二天一早,我把事情全部告訴了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先生,隨后向警方報了案?!?/p>

聽了這番離奇的敘述,我們默默地坐了一會兒。然后歇洛克抬眼看著他哥哥。

“采取措施了嗎?”他問。

邁克羅夫特從桌上拿起一份《每日新聞》,上面登著一則尋人啟事:

茲有一位希臘紳士保羅·克萊蒂迪斯,從雅典來此,不通英語,現下落不明。另有一位希臘女士名索菲,亦同時失蹤。有知情者請聯系X 2473,定當重謝。

“這則啟事在所有日報上都登了。還沒有回音?!?/p>

“希臘公使館那邊呢?”

“問過了。他們也毫不知情?!?/p>

“那就發電報給雅典警察總部?!?/p>

“歇洛克是我們家精力最充沛的,”邁克羅夫特轉向我說了一句?!澳呛?,這件事交給你全權處理,有了進展告訴我?!?/p>

“當然,”我的朋友從椅子上站起來回答說?!拔視嬖V你,也會通知梅拉斯先生的。梅拉斯先生,我要是您,這段時間里肯定會小心防備,因為,他們自然已經看到了這則啟事,知道您背叛了他們?!?/p>

我們一起走回家去,半路上福爾摩斯在一家電報局停下來發了幾封電報。

“你看,華生,”他說,“今晚我們算是不虛此行,我那幾件最有意思的案子都是這么從邁克羅夫特那兒接手過來的。我們剛才聽到的這件案子,雖說只有一種可能的解釋,卻頗有一些跟其他案子很不相同的特點?!?/p>

“你覺得破案希望大嗎?”

“喔,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么多情況,如果還發現不了其余的線索,那就真有點奇怪了。想必你對剛才聽到的那件事已經有自己的看法了吧?!?/p>

“大致有一點?!?/p>

“說說看,你是怎么想的?”

“依我看,很明顯這個希臘姑娘是被那個叫哈羅德·拉蒂默的年輕英國人拐騙的?!?/p>

“從哪里拐騙的呢?”

“也許是從雅典?!?/p>

歇洛克·福爾摩斯搖頭?!斑@個年輕人一句希臘語都不會說。那個女士英語已經說得不錯。由此可以推斷,她來英國有些日子了,而他從未去過希臘?!?/p>

“好吧,估計她是來英國旅游的,而這個哈羅德說服了她一起私奔?!?/p>

“這個可能性大些?!?/p>

“于是她的哥哥——我想他們倆一定是兄妹關系——從希臘趕來這里干預此事,結果不小心落入了那個年輕人和他那個年長的同伙手里。他們扣押了他,還對他使用了暴力,目的是想逼迫他簽署文件,將姑娘的財產——他可能是她的財產托管人——轉到他們名下。他拒絕這么做。為了方便跟他談判,他們得找個翻譯,起先找了別人,后來選中了梅拉斯先生。他們沒告訴那姑娘她哥哥也來了,她發現這點純屬偶然?!?/p>

“好極了,華生!”福爾摩斯大聲說,“我相信你說得八九不離十。你看,我們已經勝券在握,現在就怕這些人可能會狗急跳墻。只要趕在他們前面,我們一定能逮住他們?!?/p>

“怎么去找到這所房子呢?”

“哦,假如我們的推測沒有問題,姑娘的姓名應該是,或者曾經是索菲·克萊蒂迪斯,要追蹤到她應該不難。找到她是我們的希望所在,因為這里顯然沒有人認識她哥哥。很清楚,哈羅德勾引這個姑娘有些日子了——至少有幾個星期——因為她遠在希臘的哥哥,先要聽說這件事,再大老遠地趕過來,得費不少時日。只要這段時間里他們沒換住處,很可能會有人回應邁克羅夫特的那則尋人啟事?!?/p>

我們一路說著,不知不覺回到了我們在貝克街的寓所。上樓時,福爾摩斯走在頭里,他打開房門時突然吃了一驚。我從他的肩頭望去,同樣感到十分驚訝。房間里,他哥哥邁克羅夫特正坐在扶手椅里抽雪茄。

“請進,歇洛克!請進,先生,”看到我們驚訝的表情,他淡淡一笑,平靜地說?!皼]想到我也會這么精力充沛,是吧,歇洛克?但不知怎么搞的,這件案子讓我感興趣起來了?!?/p>

“你怎么來的?”

“我坐馬車,趕到了你們前面?!?/p>

“事情有新進展了?”

“我那則尋人啟事有回音了?!?/p>

“哦!”

“是的,你們離開沒幾分鐘就收到了?!?/p>

“上面怎么說?”

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取出一張紙。

“在這兒,”他說,“信是用扁頭鋼筆寫在淡黃色印刷紙上的,寫信的是個體質虛弱的中年男人。我念一下吧。

“先生:

從報上看到您的尋人啟事,我對您尋找的年輕女士的情況十分了解,若您不介意來我住處,我會將該女士的悲慘遭遇詳細告知。目前她住在貝肯納姆的默特爾斯公寓。

J·達文波特 敬啟

“信是從下布里克斯頓寄出的,”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說,“歇洛克,我們要不要現在就去找他,了解一下詳細情況?”

“我親愛的邁克羅夫特,哥哥的性命遠比妹妹的境遇來得重要。我想我們應該去蘇格蘭場找格雷格森警長,然后一起直接去貝肯納姆。要知道,有個人正危在旦夕,每小時都可能生死攸關?!?/p>

“最好順道把梅拉斯先生也叫上,”我建議說,“我們可能需要翻譯?!?/p>

“對極了,”歇洛克·福爾摩斯說,“讓仆人出去叫一輛四輪出租馬車,我們立刻動身?!彼呎f邊打開書桌抽屜,我注意到他悄悄將左輪手槍放進口袋?!皼]錯,”他見我看著他,便說,“我得說,從了解的情況看,我們在跟一個特別危險的犯罪團伙打交道?!?/p>

我們趕到珀爾摩爾街梅拉斯先生家時,天色已經擦黑。有位紳士剛剛來他家里把他接走了。

“請問他去哪兒了?”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問道。

“我不知道,先生,”開門的女士回答說,“只知道他跟這位先生坐馬車走了?!?/p>

“這位先生說了自己的姓名嗎?”

“沒有,先生?!?/p>

“是不是一個高大英俊、膚色黑黑的年輕人?”

“哦,不是的,先生。這位先生個子不高,臉瘦瘦的,戴副眼鏡,看上去很和氣,說話時一直在笑?!?/p>

“快走!”歇洛克·福爾摩斯猛地喊道,“事態嚴重了,”在趕往蘇格蘭場的路上他說道,“梅拉斯又落到這幫人手里了。他不是個真有膽量的人,這一點他們那天晚上跟他打過交道之后,就已經清楚了。那個壞蛋只要往他跟前一站,就能把他鎮住。他們當然還是要他去做翻譯;但用完他以后,他們很可能會為了懲戒他的所謂背叛行為而對他下毒手?!?/p>

我們原來打算乘火車,這樣可以在馬車之前或跟馬車同時趕到貝肯納姆。然而,到了蘇格蘭場,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格雷格森警長并辦妥獲準進入私宅的相關手續。我們四個人九點三刻趕到倫敦橋車站,再坐火車趕到貝肯納姆車站時,已經過十點半了。我們又乘馬車趕了半英里路,總算到了默特爾斯公寓。這是一幢陰沉沉的大宅子,獨門獨院,背靠大路。我們打發走馬車,一起沿著車道往前走去。

“窗戶都沒亮燈,”格雷格森警長說,“看來這所房子里沒人居住?!?/p>

“鳥兒已飛走,只剩下空巢了,”福爾摩斯說。

“為什么這么說?”

“一輛滿載行李的四輪馬車離開這里還不到一個小時?!?/p>

格雷格森警長笑了起來?!拔以陂T口的燈光下看到了那些車轍,可那些行李又是從何說起呢?”

“您注意到的可能是同一輛車方向朝里的車轍。但往外的那兩道車轍非常深——根據車轍的深度,我們可以肯定地說,這輛四輪馬車的載重絕對不輕?!?/p>

“這點細節,您比我看得仔細,”格雷格森警長聳聳肩說,“這扇大門不太容易撞開,不過如果實在敲不開門,我們只好試一下了?!?/p>

格雷格森警長大聲拍打門環,拉門鈴,都沒人應答。福爾摩斯剛才走開了一會,這時回來了。

“我把一扇窗打開了,”他說道。

“幸好您是我們自己人,而不是警方的對手,福爾摩斯先生,”格雷格森警長注意到我的朋友挑開窗鉤的手法非常巧妙,不由得說了這么一句?!昂冒?,既然如此,我們可以不請而入了?!?/p>

我們從窗戶魚貫而入,進了一個大房間。顯而易見,這正是梅拉斯先生來過的那間房間。格雷格森警長點亮提燈,就著提燈的光亮,我們看到那兩扇房門、窗簾、吊燈和那副日本武士鎧甲,都跟梅拉斯描述的一模一樣。桌上放著兩個玻璃杯,一個空白蘭地酒瓶,還有一些殘羹剩菜。

“那是什么聲音?”突然,福爾摩斯問道。

我們都停下腳步,側耳靜聽。頭頂上方傳來一聲低沉的呻吟。福爾摩斯沖出房門進入大廳。凄切的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他快步跑上樓梯,警長和我緊隨其后,他哥哥邁克羅夫特也挺著龐大的身軀勉力跟在后面。

我們跑上三樓,迎面看到三扇房門,聲音是從中間那扇門里發出來的,時而低沉含混,時而變成尖厲的哀叫。房門是鎖上的,但鑰匙插在外面的門把手上。福爾摩斯迅速打開門沖進房間,但旋即用手按著喉嚨,退出門外。

“里面在燒炭!”他大聲說,“等一下。我去把炭盆拿掉?!?/p>

我們凝神往里看去,只見昏暗的房間中央,一只三腳黃銅炭盆里閃爍出暗淡的藍色火焰,在地板上投下一圈鐵青色的詭異光影。在光影外的暗處,兩個模糊不清的人影蜷伏在墻邊。從開著的門里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有毒煙霧,嗆得我們劇烈咳嗽,透不過氣來。福爾摩斯沖上樓頂,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然后沖回房間里打開窗戶,用力把黃銅炭盆扔進樓下的花園。

“一會兒就可以進去了,”他喘著氣說,再次奔出房間?!澳睦镉邢灎T?房間里空氣這么缺,估計火柴也劃不著。邁克羅夫特,你拿著燈站在門口,我們進去把他們弄出來???!”

我們一擁而入,沖向那兩個中毒倒地的人,把他們拖出房間,放倒在點著燈的大廳里。兩個人都嘴唇發紫,毫無知覺,面部腫脹,雙眼凸出。這兩個人的容貌失真得如此厲害,要不是那黑色的胡須和壯實的身型,我們還真認不出其中一個人就是幾小時前才跟我們在第歐根尼俱樂部分手的希臘譯員。他的手腳都被緊緊綁著,一只眼睛上有遭到重擊的痕跡。另外那個人個子較高,瘦得不成樣子,也被綁得結結實實,臉上橫七豎八地貼滿膠布。我們把他放下時,他已經沒了聲息,我一眼看出,他已經沒救了。但梅拉斯先生總算還活著,不到一個小時,借助于阿摩尼亞和白蘭地酒,我總算欣慰地看到他睜開眼睛,得知我剛把他從死亡的深淵中拉了回來。

梅拉斯只能簡短地講述事情的經過,他所講的證實了我們的推斷。他的訪客一進他房間,就從袖子里抽出棍子,威脅他說,如若不從,立刻打死他,就這樣第二次綁架了他。那個咯咯干笑的惡棍的淫威,對這個不幸的譯員產生的影響,確實是難以擺脫的,在敘述過程中一提到此人,他就會雙手顫抖,臉色發白。他很快被帶到貝肯納姆,再次擔任談判翻譯。比第一次更加出人意料的是,這次兩個英國人威脅那個被他們羈押的人說,如果他再不按他們的要求做,就立刻處死他。最終,眼看他寧死不肯就范,他們只好把他扔回囚室。他們對梅拉斯大加叱責,斥罵他在報上登載尋人啟事出賣他們,隨后一棍子把他打得昏死過去。后來我們救醒了他。

這就是希臘譯員的奇案,這件案子里至今仍有未解之謎。我們聯系了回應尋人啟事的紳士,從他那里得知,那個不幸的年輕女子出生于一個富裕的希臘家庭,來英國訪友時邂逅一個名叫哈羅德·拉蒂默的年輕男子,落入他的圈套,結果被他誘騙私奔。她那些朋友覺得事關重大,便通知了她遠在雅典的哥哥,然后擺脫了干系,不再過問此事。她哥哥也太不謹慎,一到英國就落入拉蒂默和他的同伙之手。那個名叫威爾遜·肯普的同伙,是一個劣跡斑斑的惡棍。這兩個人發現他語言不通,在這里舉目無親,就肆無忌憚地將他羈押起來,試圖通過虐待和饑餓脅迫他簽署文件,放棄自己和妹妹的財產。他們居然在姑娘眼皮底下把他關在那所房子里,為了防備萬一被她撞見時認出來,他們在他臉上貼滿膠布。但憑著女性特有的敏感,她在梅拉斯在場的那天第一次跟她的哥哥不期而遇,就識破偽裝,把她哥哥認了出來。結果,可憐的姑娘自己也成了囚犯。那所大宅里除了那個充當車夫的男人和他的妻子以外空無一人,那兩個人都是罪犯的幫兇。當察覺到陰謀敗露,而囚犯始終不肯屈從時,這兩個惡棍就在他們租住的帶全套家具的房子租期屆滿前幾個小時,帶著姑娘逃走了。臨走前他們對那兩個人,一個在他們看來是蔑視他們,另一個在他們眼里是出賣他們的男人,實施了報復。

幾個月后,我們收到一則來自布達佩斯的剪報,內容很離奇,說兩個英國人攜一女子同行,結果釀成悲劇。兩人似均被刺身亡,匈牙利警方認為兩人系爭吵引起搏斗致死。不過我想福爾摩斯對此持有不同看法。直到今天他仍然認為,假如有誰能夠找到那個希臘姑娘,他可能就會知道她是怎樣為自己和哥哥報仇雪恨的。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