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等,乙一,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2-24 17:59  閱讀 30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在黑暗中等,乙一,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在黑暗中等,乙一,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在黑暗中等,乙一,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3.鏈接:https://pan.baidu.com/s/1a_CSOhvbh17yrAK0PQ8Juw
提取碼:m0ir

火勢大小是用旋鈕調節的。明宏慢慢旋轉著旋鈕,熊熊燃燒的火焰立刻變小了。他松了口氣。

突然,她睜開了眼睛。

明宏趕緊縮回手臂。糟了,被發現了!明宏心想。他半蹲著,不敢動。她在明宏面前直起上半身,袖子輕輕碰到了他,但好像沒有察覺到身邊有人。兩個人的距離是那么近,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體溫,聽到她的呼吸聲。

她打著哈欠看了看四周,眼眸近在明宏眼前,看上去更加清澈。茫然的視線穿過身旁的明宏,令明宏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是透明玻璃做成的。

明宏保持半蹲的姿勢不敢動彈,屏住呼吸觀察著她。

她將手伸到暖爐前,摸索著調節火勢的旋鈕,好像還在想什么事情。最后,她起身出了客廳,向衛生間走去,腳步聲越來越小。

明宏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口氣,手撐到了榻榻米上。

***

和枝走后,滿繼續打掃起衛生,但滿腦子都是和枝臨走時說的話。和枝說得沒錯,只要練習一下就可以,只是她不想獨自外出。

在家中,什么地方高什么地方低,她一清二楚,外面卻是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黑暗中突然出現的臺階和障礙物,突然吹到臉上的餐廳換氣扇的風……一切都令人恐懼。本打算沿路邊走,但不知不覺間就會走到十字路口中央。汽車司機猛按喇叭,她卻不知道該往哪邊躲。就算盲杖可以像觸角一樣使用自如,她也沒有信心像沒失明時那樣走在路上。如果所有道路都鋪設了盲道,就能用鞋底來感受,走路也方便多了吧?但這樣的路并不多。

滿的視力已經不可能恢復了。因為關系到社保,她每年都要去醫院和市政府。好朋友和枝會為她當向導,但去年和枝正好有事,于是滿打電話預約了在市身體障礙人士協會登記的向導,那是一個有兩個孩子的主婦。到家里接上滿后,主婦陪她坐了電車和公交車。雖然是初識,但拉著主婦的手臂,滿感到很安心。

“每年都會組織視覺有障礙的人乘坐大巴旅行,你也來吧?!敝鲖D親切地邀請滿,又給她講起住在同一城市的一個弱視男人的事。那人已過中年,但很有活力,拉著別人的手腕走路時,總是抬頭挺胸,一點都不像有視覺障礙的人,說起話來也非常爽朗。

有一次,那個主婦在路上看到他獨自拄著盲杖外出,樣子和平時完全不同,剛開始主婦還以為認錯人了。他小心翼翼地走著,能看出他心中極度不安。當主婦向他打招呼時,他的表情似乎倏地明朗了起來。主婦這才體會到,原來對于有視覺障礙的人而言,一個人走在陌生的道路上有多么不安。

每當滿想到家以外的世界,總是想起這件事。

“失明后,不再走出家門的人很多,據說有百分之四十?!敝鲖D對滿說。她還告訴滿,組織旅行就是為了鼓勵這樣的人。

滿想,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她不認為需要特意走出家門。在家這個有限的空間中,被熟悉的黑暗包圍,不必向任何人宣告自己的主張,只要能靜靜地生活,根本沒有必要外出。靜靜地待在家中,就可以和這個世界毫無瓜葛地生活下去。房子就像蛋殼,包裹、保護著里面的黑暗空間和自己。

滿把打掃衛生時打開的窗戶依次關上。在關客廳的窗戶時,她腦海中閃過潛藏在家里的那個人,客廳的窗戶就位于本不該出現光點的地方的前面。不過已經過去這么久了,和枝來的時候客廳里就沒有人,現在應該也沒有。滿放心地走過去,關上了窗戶。

附近傳來榻榻米被踩壓的聲音。那聲音小極了,幾乎聽不見。滿失明后,聽覺變得更加敏銳。她確實聽到那個她以為沒有人的房間角落傳來了聲響,像是重物在榻榻米上移動的聲音。滿明白了,家中確實不只有她一人,就在此刻,房間里還有別人。

滿輕輕咬住舌頭。不能讓他看到自己驚慌失措的樣子,她像平時一樣從窗邊走開,出了客廳。

必須和平時一樣。只要那人以為她什么都沒有發現,就是安全的。滿突然想到,自己不是總想象著在黑暗中一動不動、慢慢死去的情景嗎?如果遭到不測,就咬舌自盡,可現在又擔心起安全不安全的問題,真是矛盾。這么一想,滿寬心了許多。她不再僅僅感到恐懼,倒是多了一分怒氣。

打掃完衛生,關好窗戶后,滿把自己關到二樓的房間。

終于,滿打定主意,又回到了客廳。她不知道那個人還在不在房間角落。她從客廳出來后,那個人很可能移動到其他地方去了。滿凝視著客廳中的黑暗,直覺告訴她,那人還在這里。

滿把客廳的門都關上,這里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想到這里還有一個陌生人,滿不免感到害怕,但現在她不光感到恐懼,還生出一種想要對抗的心情。

滿決定用一件事來試探。她故意把暖爐的火勢調大,然后裝出睡著的樣子。那個人估計還不想死吧?他肯定會著急。到時候他會怎么做呢?會無視危險,繼續潛藏下去嗎?如果錯一步,就會引發火災,但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什么問題,趕緊把火勢調小即可。

滿確認了一下時間,知道夜晚已經來臨。她打開燈,又打開暖爐,把火勢調到最大,躺了下來。

潛藏在自己身邊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是男是女?是大人還是小孩?滿一無所知。也許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根本沒有這個人。滿覺得這種可能性比有人潛藏在家中的推測更合理??赡苁亲约涸诓恢挥X間變得神經衰弱了,聽到細微的聲音就胡思亂想起來。家中類似的摩擦聲其實常有,冰箱里的食物變少也不過是幻想而已。

暖爐漸漸變熱了。滿喜歡躺在暖爐前,像貓一樣蜷縮起身體,但一想到也許有人在背后看著自己,滿就感覺身后涼颼颼的。

窗外傳來電車駛過的聲音。車輪碾過鐵軌時發出的持續聲響,是滿從孩提時代起就常聽的聲音。這里是她長大的地方。她經常在傍晚一邊聽著這個聲音疊父親的衣服,一邊看電視上重播的動畫片。

聽著窗外的電車聲,滿想起不久前在車站發生的事,電視新聞上也播過。一名男子死了,現場的另一名男子行蹤不明??隙ㄊ切雄櫜幻鞯哪凶影涯敲凶油葡氯サ?。播音員說過行蹤不明的男子的名字。叫什么來著?播音員說的好像是“Ohishi Akihiro”。

Ohishi的漢字應該是“大石”。Akihiro的漢字是什么呢?滿不知道。她記得事故發生那天警察來過,肯定是在搜捕這個人。

滿心中一驚。那人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一定會找個地方藏身。那么,潛藏到她家的人,很可能就是大石。

滿又想起當天上午門鈴響過,她走到門外,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那人估計就是那個時候溜到了家中??磥?,他在事發后逃到了滿家中,而且一定早就知道這里住的是盲人,所以認定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潛藏在家中的人,并不是跟蹤狂,而是逃避警察的搜捕的嫌疑人。滿得出了結論,潛藏在家中的人就是大石。

可是,他為什么要躲在這里呢?如果換作是滿,既然不想去自首,那就會逃得遠遠的,比如坐上新干線逃到遙遠的南方,而不是躲在附近。滿想象著甩開警察的追查、如好萊塢電影般一路奔逃的情景:在電車上把警察所在的車廂割離;從堤壩上一躍而下;從被封鎖的高樓大廈窗戶中跳出;在只有幾寸寬的立足之處一邊和害怕跌落的恐懼做斗爭,一邊小心翼翼地往前邁步——倒是挺有趣的。想著想著,滿突然發現自己睡著了。本來只是閉著眼睛想事情,不知不覺間意識的一只腳竟陷入了睡眠的沼澤。自己迷迷糊糊地睡了多長時間?

滿直起上半身,覺得頭很重,睡意還沒有完全消散。接著,滿清醒過來,立刻慌了——要是這樣睡下去,會發生火災的。

滿想調小火勢,指尖觸碰到旋扭時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時候,火勢被調到了適當的大小。她把手伸到暖爐前試了試溫度,更加確定是在她睡著時,潛藏在家中的那個人調小了火勢。

她錯過了最重要的瞬間,滿差點面露詫異,但她也有一種成就感:雖然睡著了,卻終究讓他有了行動。他應該沒有想到滿是故意把火勢調大的。滿想,調小火勢的他應該不是一個壞人吧。一般說來,不叫醒屋子的主人而主動把火勢調小的人,心腸應該不壞。

滿去衛生間洗了把臉。她餓了,準備做晚飯。

之前,一想到有人潛藏在家里,滿就覺得黑暗中充滿了危險,但現在這種感覺弱了一些,空氣似乎柔和了許多,但她還是不能原諒那人擅自闖到她家中。她一直裝作沒有發現他,那人應該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發現了?,F在得繼續保持這種狀態,然后找機會和別人商量一下。

今天和枝來的時候,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和她說這件事。下次和她外出再告訴她吧,在外面就不用擔心那人會聽見,可以慢慢和她商量。

滿來到廚房,把椅子移到櫥柜前,想拿下放在高處的盤子。她夠不著,只得踩在椅子上摸索。她想用的盤子和一直閑置的小碟子套裝、笨重的砂鍋放在一起。

滿甚至想,把他的飯也做了吧,這樣他或許就會想:看來這家伙還有點利用價值。當然,滿并不打算真這樣做。

椅子晃動了一下。滿知道這把椅子已很舊,但她還是想得太樂觀了。她想趕緊調整姿勢,卻來不及了。她左腳踩空,跌落到廚房的地板上,左肩重重地撞到了櫥柜。比起疼痛,身體受到撞擊的感覺一瞬間更早襲來。

滿雖然看不見,但腦海中浮現出了櫥柜倒下時她被巨大陰影籠罩的情景,其實,櫥柜并沒有倒下來,而是有什么東西從上面掉落,在自己周圍相繼彈開。滿知道是一直放在那里沒用過的小碟子,其中有一個掉在了她的腹部。

終于,所有的聲音都停止了,四周歸于安靜。滿這才感到腰腿一陣疼痛。

幸虧掉下來的只是小碟子,滿放心地長舒了一口氣。真慶幸那重得能殺死人的砂鍋沒有砸到腦袋,否則自己絕不會安然無恙。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死。要是知道她是被掉下來的砂鍋砸死的,和枝肯定顧不上悲傷,反而會先笑出來。

滿站起來,用手確認著周圍的狀況,小心翼翼地不讓碎片劃破手。小碟子的碎片很多,地上散落得到處都是。滿穿上拖鞋,用掃帚把碎片掃成一堆。在黑暗中進行這項工作非常耗神。滿摸索到桌椅的位置,突然碰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一個又重又大的物體放在餐桌上。她拿起來摸了摸,發現是砂鍋。

滿找來一把結實的椅子,站到上面,向櫥柜上摸去。原本放在那兒的砂鍋不見了。難道是剛才掉到餐桌上的?不,她沒有聽到砂鍋掉落的聲音。是輕輕掉下來的?可櫥柜和桌子之間還有些距離。如果櫥柜倒下來,應該正好砸在位于正下方的滿身上。有一種可能——有人在半空中接住了砂鍋,并把它放到了桌子上。

啊,原來如此,滿明白了一切。她對可能就在身邊的人道了聲謝。不由得她多想,這句話便脫口而出,說完她才意識到事情不妙。

***

十二月十七日。

明宏已經在滿家里潛藏了一個星期,這意味著松永敏夫已經死了一個星期?,F在,喧鬧的街頭已經開始張燈結彩迎接圣誕節了吧?但滿好像對此完全不關心,從沒見過她自言自語或哼歌,所以無法判斷她到底在不在意這些節日。她身上散發著一種氣息:不管外面過圣誕節還是迎接新年,她都是在家中悄無聲息地持續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明宏坐在客廳角落,聽到稍遠處傳來洗衣機運轉時低沉的聲音。她在洗衣服吧。明宏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已經一個星期沒洗了,也該換了。如果借用她家的洗衣機,即便在深夜,在二樓睡覺的她也會聽到吧?最好把脫下來的衣服藏起來,趁她出去的時候洗比較保險。

其實這都不重要了,自己好像已經被發現了。明宏想起兩天前的晚上。當時她正站在椅子上,想從櫥柜的高處取什么東西。一看到她的姿勢,明宏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那是一把木制的舊椅子,她踩上去的時候,明宏發現椅子歪了。

明宏想象著她跌下來、櫥柜倒在她身上的情景。他自然不能出手相救,要是扶起她,就等于告訴了她自己的存在。如果她受重傷住院,那自己藏在這里就方便多了。因此,就算發生了什么意外,自己也必須無視她的安危。

明宏剛想到這里,意外就發生了,她從椅子上摔下來,撞在了櫥柜上。明宏所在的客廳角落距她只有大約五米。不知什么時候,明宏來到了她身旁,迅速撐住倒下來的櫥柜并頂了回去,但里面的東西順勢從開著的玻璃門掉了下來。明宏來不及接住掉落的小碟子,但在笨重的砂鍋離她頭部只有十厘米左右的時候及時接住了,順手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明宏開始懷疑起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他本能地違背了心中的想法。也許從她踩到椅子上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隨時飛奔過去的準備。

趁她還沒從摔下來的驚恐中反應過來,明宏趕緊回到客廳。雖然擔心她會聽見腳步聲,但如果繼續待在廚房,她收拾碎片時就會發現明宏。

她站了起來,確認周圍的狀況后,開始用掃帚清理碎片。明宏看見她摸到了餐桌上的砂鍋,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做錯了。砂鍋出現在那里太不自然了,他應該把砂鍋放回櫥柜,但情急之下,他只顧著從她身邊離開,便隨手把砂鍋放到了餐桌上。

明宏嚇得屏住了呼吸,接著她又摸了摸櫥柜的上部,然后用嘆息般的聲音說道:“謝謝?!?/p>

聲音很小,但不遠處的明宏聽得清清楚楚。她不是自言自語,而是在對家里的另一個人說。

她發現潛入這里的自己了,只是裝作不知!明宏明白了。

道謝后,她的表情立刻僵住了,仿佛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但很快她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開始收拾散落的碎片。

第二天,明宏一直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發現有人擅自闖入家中而報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知她什么時候會拿起電話報警,明宏一整天都惴惴不安。但她并沒有要報警的跡象,生活一如往常,好像不想引起任何爭端,只想這樣安靜又封閉地活著。

明宏也配合著她,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是突發情況,如果說明宏出手相助是一個意外,那么她對明宏說話也是一個意外。當這些事都不存在,彼此都忘了吧!黑暗中,兩個人仿佛達成了這樣的默契。

兩晚過后的今天,明宏聽著洗衣機運轉的聲音,滿腦子都是這些事。

向窗外望去,站臺映入眼簾。細長站臺的一端正對著窗戶,鐵軌對面是另一個水泥站臺,電車定時從兩個站臺間通過。

滿發現有人進入了家里,她也讓那人知道了,但并不打算報警。這是為什么呢?明宏一直想象著她發現自己的那一刻,并對此充滿了恐懼,以為她會尖叫??墒?,她沒有。

明宏正想著,客廳的拉門開了,滿走了進來,好像很冷似的鉆到了被爐里。她躺在暖爐的正對面,和往常一樣一動不動,仿佛在宣告那里是她的死亡之地。

客廳是一個密室。在這個狹窄的空間中,有兩個人在呼吸。她明知這一點,卻若無其事。

在此之前,她在客廳時,明宏決不會動,因為只要他一有動靜,就會被發現。但既然她已經知道他的存在了,那就不必再這樣了。以前她躺在面前時,明宏只是漫不經心地看著她,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現在他卻做不到了。

明宏來回看著她和窗外。她依舊躺在那里,沉浸在只有一個人的世界。明宏已經知道她發現了自己。就算她還是和往常一樣,她的腦海中也已經有了一個潛藏在家中的人。自己就像一個涂著油漆的透明人。前天晚上的事,他無法當作沒發生過。

一番猶豫后,明宏下定了決心,起身向前走去。踩在榻榻米上時發出的聲音平時難以注意到,此刻卻像噪音一樣響徹安靜的房間,躺在那里的她不可能聽不見。

她好像嚇了一跳,隨即一只手撐在榻榻米上,直起了上半身,眼睛茫然地望著半空,仿佛一個從熟睡中被突然搖醒的孩子。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